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回顾|装进手提箱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 ——中视节点首创充气布景助力大型邕剧《玄奘西行》演出成功

发表时间:2017-12-19 10:53:28 文章来源:

中视节点首创充气布景助力大型邕剧《玄奘西行》演出成功 

能想象吗?
曾让玄奘九死一生
每每回忆都心有余悸的艰险沙漠
如今
被装入了一个50公分的手提箱
不久前北京中视节点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就将这一切
变成了现实

《玄奘西行》是获得了2016年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的南宁市原创精品剧目,由南宁市文化新闻出版广电局指导,南宁市民族文化艺术研究院创排,广西第一小生黄俊成、广东著名文武生古非凡领衔主演玄奘一角。

北京中视节点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作为该剧的舞美设计团队,为该剧提供了从舞台灯光设计、舞美设计、多媒体电子大屏设计、舞台置景以及搭建在内的一体化、全方位舞美创意设计服务。

八百里瀚海震撼重现 充气布景惊艳亮相

“莫贺延碛长八百里,古曰沙河。上无飞鸟,下无走兽,复无水草,顾影唯一。四夜五日无一滴沾喉,口腹干焦,几将殒绝。四顾茫然,夜则妖魅举火,灿若繁星,昼则惊风拥沙,散若时雨。”

——《大唐西域记》

 

《玄奘西行》以《大唐西域记》所述真实史料为蓝本,截取了玄奘西行求法的片段,描写了玄奘西行的艰辛。其中莫贺延碛沙漠那段让玄奘几近丧命的八百里瀚海是西行艰辛的最集中体现,也是玄奘执着信念的感人再现,自然,也是全剧的重点篇章之一。 

莫贺延碛,又称八百里瀚海,是新疆东部和河西走廊西端连接带上戈壁分布最集中、类型最复杂的地方,白天热风如火,晚上寒风如刀,是一片没有生命的荒凉世界,自然环境极其恶劣。

据史料记载,初入这片沙漠,玄奘不慎打翻仅有的水壶后,曾在第一时间选择骑马返途,但没走多远他便毅然决然选择调转马头、继续前行。谁都知道在大漠戈壁水是唯一不可或缺的救命之物,玄奘孤注一掷舍命前行的那一刻,他的内心究竟是怎样,我们无从知晓,但那份为了信念大无畏的执着却是真正感动世人的精神所在。正所谓“诸行无常,诸法无我,诸漏皆苦、涅槃寂静”,西行路上的每一步,都是一道艰难无比的劫,而这每一次的劫难亦都在历练着这位佛子的心。

为了向观众再现莫贺延碛八百里瀚海的荒凉艰险,展现玄奘无畏无我的执着精神,承担本剧舞美设计与搭建的中视节点,选择了多媒体大屏幕与充气布景相结合的全新手法。一方面尽量减少多媒体屏幕中的动态画面频率,避免喧宾夺主影响戏剧演员的表演;另一方面,以充气沙漠作为前景,与屏幕画面虚实相合、相辅相成。现场观众、包括编剧毛小雨在内的众多主创人员都不禁惊叹,仿佛真的置身无垠戈壁之中。

“这次我们为《玄奘西行》设计的充气沙漠,充满气后宽15米,厚50公分左右,高度最高处达2米,最低的地方也有80厘米。但是将气全部放出后它的重量刚刚才十斤左右,卷起来更是只有50公分见方,这次演出我自己提着一个手提箱,很轻松就把它带过来了。”中视节点担任本次演出气模研发的负责人张建介绍到。

充满气的气模呈现出逼真的沙漠效果

放掉气的气模“沙漠”特别方便拆卸与运输

除了恢宏壮阔的沙漠,灵动清丽的莲花,是中视节点为本剧设计制作的,另一个令人惊叹不已的充气布景。它出现在剧目最后,当得道高僧玄奘缓步走向舞台正中,一道金光照耀玄奘周身,设置在其脚下四周的充气莲花慢慢开启,神圣之感油然而生,实现了人物与剧情的升华。

中视节点项目部(从左至右分别是)周鹏、谢敏、刘灿义

中视节点骨干力量圆满完成《玄奘西行》舞美、灯光、多媒体等设计搭建任务,演出结束后与本剧导演王香云合影留念,第一排(从左至右):张建、谷现民、王香云、谢敏、王彦军;第二排(从左至右):刘灿义、陈云杰、周鹏、吕正祥

充气布景是北京中视节点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在多年来舞美项目实践中,探索、研发出的全新舞美制景模式。《玄奘西行》中使用的充气沙漠与莲花,既是中视节点为该剧量身定制的全新尝试,也是公司多年研发项目的一次成果展示。本次演出大获成功,也让业界看到了充气布景的广阔前景和未来舞美设计的更多可能性。



 监制 | 章婧
 文字 | 赵婷
编辑 | 赵婷
图片 | 刘灿义